珠博新闻详情
珠博新闻
首页 > 珠博新闻 > 珠博新闻详情
寻珍珠海|忠烈精神光耀千秋崖门海战人物群像
时间:2021-03-24 12:39:18 浏览次数:1078

在珠海博物馆三楼第八展厅的“海战风云”展区,除了展示与崖门海战战事相关内容,还有如同碑记一样的人物群像展板,讲述的是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的故事,他们被世人称作“宋末三杰”。此外,还有香山人士马南宝,与前三者一起称为“宋末四忠”,两块记录元军将领的展板内容也与这段宋元交替的历史息息相关。本期“寻珍珠海”专栏将聚焦这些与崖门海战相关的名人,讲述他们的传奇故事。

市民在珠海博物馆内阅览“宋末四忠”人物故事

“崖门海战让一些名字永留青史,有的人物甚至成为历史上永远的精神丰碑。他们的故事并未被岁月所湮灭,而是成为历史记忆,潜移默化影响着后人。”珠海博物馆副馆长王彪说。

忠烈千秋文天祥

文天祥是“宋末三杰”中最为彪炳青史的人物。那首《过零丁洋》让无数人感受到他的爱国情怀,成为展现中华民族精神与气节的千古绝唱和宝贵的精神财富,当中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更为世人所熟知。

据王彪介绍,20岁就状元及第的文天祥被宋理宗称为“天之祥、宋之瑞”,称赞他的出现和状元及第是大宋的祥瑞。“清代《古今地舆全图》中还特别标记出‘文天祥过零丁洋处’,我们在珠海博物馆介绍文天祥的内容中特别展示了这张图。”王彪说。

 

在文天祥逝世613年后,香山县(现珠海)南屏镇北山村的杨匏安出生。童年时代,杨匏安最崇敬的就是岳飞、文天祥等忠烈人物。“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杨匏安更是铭记在心。后来他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优秀的理论家和革命活动家,也是珠海“红色三杰”之一。记者了解到,文天祥的忠烈与仁义品质为后代敬仰,许多地方都为他修祠立像,珠海桂山岛建有文天祥文化广场。如今,在珠海博物馆也留下了关于文天祥的记忆。

珠海博物馆内展示的清代《古今地舆全图》照片

里面特别标记出“文天祥过零丁洋处”

遗迹传说今犹在

在现今珠海留有许多与崖门海战相关的人物故事和遗迹传说。据王彪介绍,马南宝是香山沙涌村人,先祖马直北曾为宋朝奉正大夫,后来到新会为官。父亲马汇龙也是宋朝大臣。马南宝家道富裕,读书好义,擅长做诗。

 

端宗赵昰避敌过香山境时,马南宝献粮千石来犒劳军士,又提供家祠为小皇帝的临时行宫,受到皇帝嘉奖,诏拜权工部侍郎,协助宋军造屋造船提供粮饷。他还曾秘密设置五处端宗疑冢以防元军发现。崖山海战后,马南宝愤而起兵抗元,不幸被捕殉节,年仅36岁。

 

“后世明清两朝均表彰其忠义,把他作为乡贤祭祀,公认其与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并列‘宋末四忠’。马南宝墓位于珠海市斗门区斗门镇小赤坎村后山鳌鱼岗,始建于元初,清道光元年(1821)始立墓碑。花岗岩墓碑阴刻碑文‘宋工部侍郎配享大忠讳南宝马公之墓’。”王彪介绍。

 

崖门海战中的主要人物张世杰逃出后,遇台风坠海身亡。王彪说:“有一种说法是随他逃脱的潮居里义士把他遗体火化后将骨骸带回现珠海斗门赤坎村(潮居里)安葬;另一种传说是他的遗体漂回到斗门附近海面被当地乡民发现后安葬到黄杨山。”

 

1987年,在黄杨山发现张世杰墓。“他的墓卧山面海,四周荆棘丛生,芳草萋萋。墓正中的青石墓碑上镌刻‘宋太傅枢密副使越国张公讳世杰之墓’,1987年此墓被评定为斗门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被评定为珠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王彪说。

赵氏后裔在珠海

宋代皇族后裔分为:赵匡胤支太祖派、赵光义支太宗派和赵匡美支魏王派。

 

现在珠海市斗门区的赵氏后裔为魏王派后裔。“其字辈十四字为:德承克叔之公彦,夫时若嗣古光登。后人主要在福建泉州、广东潮阳、珠海斗门以及日本。”王彪介绍,“有个误解需要澄清一下,就是有人知道斗门区有宋代皇家后裔,但却误以为这些赵氏后代是在崖门海战后流落于此,这实属误解,其实在崖门海战之前几十年就有赵氏皇族后裔来到这里生活。”

 

王彪进一步解释说,现在居住在斗门区的宋皇室赵氏后裔大都居住在大赤坎、南门等地,多是魏王赵匡美的第八代子孙赵怿夫的后裔。赵怿夫曾在南宋理宗端平元年(1234年)任香山县县令,三年后于任上去世。赵怿夫生三子,长子叫赵时鏦,后来隐居大赤坎,生有八子。三子赵平冈生二子,长子赵梅月,二子赵梅南。赵梅南的儿子赵光太、孙子赵隆父子就是明代南门村的开创者。赵氏后人赵若梓等人也义不容辞地支援了南宋小朝廷抗元,被赐予“忠孝义士”称号。后人建祠时立“忠孝义士”匾作纪念。

 

王彪介绍,现斗门区南门村赵氏宗祠菉猗堂始建于明景泰五年(1454年),是赵隆(即赵晴峰)为祭祀其曾祖父、斗门赵氏四世祖赵梅南而建。

专家点评

珠海博物馆副馆长王彪:

在珠海一带见证过的“宋元海战”这段历史非常重要,这是珠海重要的历史文化资源,需要加强研究。

 

这段历史遗留在现在江门、中山和珠海一带的遗迹、历史文化遗留、相关风俗、传说与故事等还有很多,远非我们今天了解的这些,应该更好地全面进行挖掘与研究。博物馆是以文物等实物来保留人类记忆的机构,需要更多、更全面地征集与这段历史相关的文物与藏品,以便保护与传承,这方面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任重道远。

 

文章来源:珠海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