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风情
婚嫁喜庆风俗
2013-07-12
      古代珠海地区的婚姻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乡规民约认为,男子婚龄1625岁为宜,女子1420岁为好,否则“皆不能顺阴阳交际以保太和”。古婚俗分六个步骤:一纳采,男方派媒人向女方议亲;二问名,女方答应婚事,男方则进一步询名;三纳吉,男方了解女方姓名、生辰后,相师将之占卜,合配的则男方向女方回“字号”,是为商;四纳征,占卜得吉后通知女方,并以钱物定婚;五请期,即确定举行过门仪式的日期。吉日先由男方约定后交女方,女方必推辞,如此往来三次之后始定婚期;六亲迎,招亲当晚,男方父母为儿子设“渐老宴”,儿坐在尊位。女方也设宴,并聚堂客唱乡歌,谓之“歌堂”,明代此俗渐革。次日婿来迎娶,女方设宴款待,并赠新婿少许钱。明代嫁女上户人家随嫁者丫鬟1人,男童1人;中户人家随嫁者丫鬟1人,下户人家无人随嫁。

近代,珠海地区受港澳西方思想影响,时有青年男女冲破封建礼教束缚,追求婚姻自由。但是,大多男女的婚事仍由父母作主,依媒妁之言的传统方式撮合,是为“盲婚”。男方定婚仍循古风。女方出嫁前一连二夜与同龄相好的姐妹“叹情”,即以唱歌互诉离别之情。出闺当日,嫁妆尽送男家;男方送女家礼金、猪肉、礼饼等。至黄昏,男家派人用花轿前来迎亲,这时,女方相好姐妹出来向对方讨“利市”钱。回轿时有“侍妗”、“侍婢”相随,或有些地方以一对雄雌雏鸡随嫁,俗称“子孙鸡”(“鸡”与“佳”谐音),寓意夫妻和睦相处,子孙满堂。轿到男家,新郎及其亲属必须回避,否则与新娘“撞头”,日后相憎。待新郎喝了新娘茶,方可相晤。新娘入新房换过服饰后,由“侍妗”扶出厅堂与新郎叩拜祖先,向翁、婆在座各长辈叩头献茶,接茶者给新人“利市”钱或金银首饰,是为“拜堂”。侍妗还带新人到公祠向喜宴上的亲友敬酒,之后返家与姑等女眷就餐,再回房休息。是晚,夫家为陪郎设酒筵畅饮,是为“陪新郎”。至午夜,侍妗恭请新郎回房,与新娘饮合卺酒和吃眠床饭。继而进行一连串的“送房”、“玩新娘”等活动。新婚第三天,新人回娘家,新郎拜见岳父母和参拜祖先,是为“三朝回门”。

沙田水乡蛋民的婚俗比较独特,婚制和礼仪神秘有趣。青年多以对歌恋爱。每逢三月三日、八月十五曰等农闲时节,男女青年在沙头坦尾、涌边艇上进行对歌求偶。用咸水歌(又称“高棠歌”)互询姓名、年龄、住址,遇意中人时,相赠定情礼物,私择婚期。男方婚期一般为二天或三天,第一天请亲朋戚友帮忙搭棚砌灶,下午杀鸡鸭拜祖先,吃“埋船饭”。第二天“坐高堂”(又叫“坐夜”),正厅铺几张草席,亲戚分坐两旁,新郎踞坐正中,伴郎分坐其左右,新郎面前点着一盏煤油灯和二支大红喜烛(俗称“龙风烛”),二烛必须同时燃尽,预示一对新  人白头偕老。二烛间摆一小箩米,上插一株挂满桔子和“利市”的桔树,意为丁财两旺。另摆一只竹丝鸡作婚证。坐高堂仪式,一是拜席,新郎将弟弟敬献的新席铺在新床上,表示手足之情如交织的草席,永不分离。但新娘送给新郎的草席不能铺在新床上,只能铺在地上或它用,显示男尊女卑。二是拜钱盒,每个钱盒都有亲戚的名字,捧钱盒的说出送钱盒人的名字赠给新郎。三是“上头”,由主婚人帮新郎梳头,穿婚服,戴婚帽等。在梳理过程中还叨念:“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子孙满堂。”主人家还煮一锅水圆(汤圆)请亲友们吃,叫做吃“上头水圆”,预示一对新人甜蜜圆满。在这三种仪式进行的整个过程都用“高棠歌”来贯串,这些歌多是吉祥的贺婚歌。坐高堂一般都在龙风喜烛燃尽方散。

女家出嫁前要“叹家姐”(即叹情),程序是先拜钱盒后拜席,叹家姐一般是两个晚上,场地设在屋堂,上列祖宗神位,下面众人席地而坐。新娘在姐妹的陪伴下,披着头巾哭叹,先从列祖列宗叹起,直到活着的父母兄妹。被叹的活人可以回叹,这种回叹叫“虾仔”。一叹一答,深表难舍之情,场面十分感人。待叹完之后,主人家请大家吃酸姜、酸萝卜、酸木瓜,女伴们边吃边对歌,直到夜阑方散。次晚亦然,主要是加深对娘家的情谊。拂晓前,新娘举行“上头”仪式,并吃“上头水圆”,至打扮装束齐全就坐等出嫁了。

迎亲这天,由男家开着一艘蓬船迎接新娘,船头贴着大红双喜字,悬着一对红灯笼,沿途敲锣助威。船快靠岸时,岸边有一位女家的代表从一间临时搭的帐篷里走出来,敲盆引道。这时新娘的女伴排着队,轮流送嫁妆,以向对方索取“姐妹钱”。新娘出阁是由丈母娘打着伞挽扶的。这天,新娘梳着一缕滑髻,耳环晃晃,身披大襟衫裤,另加一条绣着五彩垂线的裙子,手拿方帕,脚上穿袜不穿鞋,左脚先迈出闺门(到了男家也是左脚入门),一路上由一个女人跟着撒米。新娘来到埠头,与船头相隔一段距离就止步,一群姐妹轮着唱高棠歌为新娘送别,有的新娘还哭着回唱一二首,每唱一段落,前行三步退后两步,表示难分难舍。迎亲船从河涌开来时,就有人告知新郎及家人到邻舍回避,以免与新娘“相冲”。新娘登岸时,按惯例手捧圆镜缓步向前,以示心灵纯洁,前途光明。

新娘进了夫家,穿上新鞋出来拜见天地祖先,跟着给男家亲戚敬“过堂茶”。吃过晚饭后,新娘的姐妹前来过“渡水凡”,即陪新娘渡过一个陌生的夜晚。这天晚上,玩新娘仪式就正式开始了,新娘向各位亲戚逐一敬茶,有的亲戚故意不接茶,先要新娘唱咸水歌,每唱一首歌,就放一根筷子,然后按筷子总数核对新娘是否完成任务,不完成任务谁也不肯喝。有时往往要唱几十首歌,这叫“扭秧仔”。还有其他闹法,如要新人跳舞、双咬糖、双吸烟、过板凳、摸手帕、“太公钓鱼”和“鸾凤和鸣”等,花样甚多,招式层出不穷,足可令亲朋戚友捧腹大笑。第二天是拜灶君老爷。第三天就是返三朝

生活在沿海港湾,以船为家的“水上人家”,其婚姻习俗与沙田水乡的农民相近,但又有些不同。由于他们没有固定的陆住处,举行婚礼时只能靠岸以较大平坦的沙滩为场所,或者雇用专门的小艇上岸租酒店举行婚礼,再回到船上生活。在新娘出嫁时,若弟比兄先婚,俗称“爬头”,则在门上挂上兄长的裤,要所娶之妻从兄之裤裆下过去;若妹在哥娶妻前先嫁,妹亦要送一条裤子给哥穿,以求吉利。婚期要尽量避开新娘的月经期,因为人们认为女性的月经是脏邪的东西,“骑马拜堂,家破人亡”是恶兆,万一避免不了,新娘过门前一天要先从火盆上跨过去,以驱邪气。第三天“三朝回门”的礼品中,必须带上二个椰子、二只“大舅鹅”。

另外,珠海一些地方还有“隔山娶”这种奇特的婚俗,即男人年轻时出洋谋生,尔后委托亲友在家乡找个媳妇,留在家乡管理家务,俗称“管家婆”。举行婚礼时,因新郎身居异国,故以公鸡代新郎与新娘一起拜堂。洞房之夜,新娘只能陪着公鸡厮守空房。

建国后,珠海人的婚俗有了很大改变,青年人都是自由择偶,婚礼仪式也从繁就简。尤其是改革开放后,不少青年盛行集体婚礼或旅行结婚。即使按传统的婚俗,大都在洒楼设喜宴,并用豪华轿车迎接新娘,有的还在车尾拖上一串空罐子以示新郎从此脱离“王老五”的行列,开始过一种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


版权所有:珠海市博物馆 联系电话:0756-3324708 3341233 
联系地址:广东省珠海市吉大景山路 邮政编码:519000
技术支持: 珠海市信息产业局 珠海市信息化办公室 备案序号: 粤ICP备09216687